• 英媒:马斯克将为芝加哥建机场快线 12分钟抵市中心 2019-04-17
  • 河北省对中央环保督察“回头看”问题整改进行部署 强化标本兼治 防止整改问题反弹 2019-04-13
  • 杭州“拥江发展”20个备选LOGO 你最心仪哪一个?——浙江在线 2019-04-13
  • 苦口婆心,仁至义尽。丢掉幻想,准备斗争。 2019-04-10
  • 参与申请非遗学者:“二十四节气”在现代社会有何用? 2019-04-09
  • 【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】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-04-09
  • 不知者不罪 鹦鹉案的知与罪 2019-04-02
  • 我国社会主义社会是无阶级的阶层社会,不存在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,但存在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。 2019-04-02
  • 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 2019-03-24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03-24
  • 冯提莫被挪用公款会计打赏 律师无法强制退钱 2019-03-16
  • 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盛典 老中青三代主创齐聚一堂 2019-03-16
  • 全世界人民都要顺应人类社会发展规律,不断扩大社会财富公有制的范围,不断缩小社会财富私有制的范围,以便最终消灭社会财富私有制,建立共产主义社会财富公有制。 2019-03-10
  • 回复@看着就想笑:真有点赞机,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-03-10
  • 地面铺瓷砖还是铺地板好? 吃三次亏才知道错得多离谱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3-03
  • 116 叶晴的另一面/墨少,你老婆回来了

 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    宫思语和宫凉月的心中都明白,李瑜就这样简单的放他们走,不是真的原谅他们,不再计较。而是准备在他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,再一一算账。但这本就是他们有错在先,不管李瑜最后会采取什么样的报复,只要不是特别过分,他们就只能受着。

    “姐,对不起,要不因为我···”宫思言坐在车里,小声的开口道歉。

    “没关系?!惫加锱呐乃募绨?,笑着说道,“我知道你不会故意的,这件事剩下的就交给姐姐,以后不必再提了?!?br />
    少年还是一副愧疚难安的模样,他长这么大,何曾见过姐姐那般与人道歉。如果不是因为他,母亲也不会找到学校去,不但冤枉错过无辜的同学,还连累姐姐出面收拾烂摊子。

    宫凉月坐在前排,转头看看这对姐弟,心中不免跟着叹息。所以说这投胎也是一门技术啊,要是摊上拎不清的亲人,就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。这叶晴虽然打着关心儿子的名号,但行为却极其自私,甚至只怕她自己都忘了,帮她擦屁股的女儿还不到二十。

    没有让司机先将宫思言送回去,反而带着他一起去了宠物店。宫思言跟着两人进了宠物店,看着那些可爱的小狗小猫们,心情才渐渐好转。

    碰碰宫思语的胳膊,宫凉月示意她看向少年的方向,小声的问道,“他小时候,你们不会将她当做女孩养的吧?”谁都想到,宫家这位小少爷,对可爱的东西毫无抵抗力。不然也不会收下那张粉嫩嫩的信纸,惹出这一段事情来。

    宫思语之前也隐隐察觉了弟弟的爱好,不过想着也没有什么影响,所以没有提过,“是自己长歪的?!备敲挥泄叵?。

    在宠物店转了一圈,最后宫凉月和宫思言一人手中抱着一只小狗出来了。宫思语站在两人旁边,眼底有些无奈好笑。只觉得宫凉月方才居然还好意思说别人,自己手中抱着一只小藏獒,那凶狠的小眼神,可以预见其长大之后绝非善茬。

    而宫思言怀里的,则是一只纯白可爱,憨头憨脑的小博美。要不是熟悉两人的性格,都会以为两人抱错了,应该换一下才对。

    “你们怎么到现在才回来?”刚踏进家门,就听见叶晴质问的声音,抬头看去,就看到她站在二楼楼梯口,睥睨的看着三人。

    宫凉月现在都懒得理这个疯女人,抱着自己的小可爱,就去厨房找刘婶了。准备和刘婶商量一下,烧什么好吃的给小可爱。没错,在回来的路上,宫凉月已经帮自己的爱犬取好名字了,就叫‘小可爱’。

    “姐,宠物店员刚刚叮嘱,暂时不要给它吃乱七八糟的东西,只能吃狗粮!”宫思语一见宫凉月离开的方向,就知道她的打算,提高声音叮嘱。

    “知道了?!背磕诖垂乖虏荒头车纳?。

    此时,叶晴已经走下楼,来到客厅中,看着儿子怀里抱的狗,立刻沉下脸大声的说道,“谁让你们养狗的,给我立刻扔出去!这么脏的东西也敢往家里带,我以前是怎么教育你们的!”

    宫思言抿抿唇,小声的反驳,“爸昨天也同意养的,而且它一点都不脏,刚刚才洗过澡,打过疫苗?!北Ы艋忱锏男」?。

    “我不管,别人养是别人的事,但你就是不准养!”叶晴厌恶又嫌弃的看着小博美,“你只狗身上有多少细菌吗?你以为光洗个澡,打个疫苗就能干净了?思言,听妈的话,现在就将它扔出去?!?br />
    “妈,我们是在正规的宠物店买的?!惫加镂律诮馐?,“而且思言喜欢,就让他养着吧?!?br />
    “闭嘴,什么时候我说话也轮得到你插嘴了!”叶晴面对女儿脸色更加难看,嘴上也毫不留情的说道,“我看你现在眼里也没有我这个当母亲的,行,既然这样,那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孽种,你愿意巴着别人我也不管,但是别带坏我儿子?!?br />
    宫思语脸色一顿,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,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  “够了!”宫思言直接挡在姐姐的身前,瞪着母亲愤怒的吼道,“你这样说姐,就没想过会伤了她的心吗?从你昨天回来,就不停的找事,这个家里也一直不得安宁,早知道这样,你还不如不要回来!”

    “思言!”叶晴听了儿子的话,脸色一白,忍不住后退半步,指着他不敢置信的问道,“你,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?我是你的妈妈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??!是谁,是谁在你面前挑拨是非,破坏我们母子的感情?是你姐,还是她!”转手就指向站在厨房门口的宫凉月。

    无辜的挑眉,宫凉月慢悠悠的说道,“我要是开口挑拨,你只会比现在更惨!”

    直到现在,叶晴还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别人的身上,一点都不反思自身的问题。说到底,走到如今这一步,全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。如果当初她不千方百计的用尽手段嫁给宫文梵,那么这一切根本就不会发生。退一万步说,她过进来之后,若是能将宫凉星宫凉月当做自己的孩子疼爱,在家相夫教子,就算是宫文梵不爱她,至少还会对她有一份感恩之情。

    偏偏她自己喜欢作,明知道宫文梵一心全在自己的姐姐身上,还妄想能取代自己的姐姐,给人做继室。自己生了孩子,不想着好好教育他们自立自强,一心只想着控制儿子,争夺宫家的家产。最后到现在,若不是叶家出面,她练宫家的门都进不了,而自己寄托全部希望的儿子,更是对自己怒目相向。

    要是聪明一点的女人,现在自然是放弃一起先安抚儿子,挽回自己在儿子心目中的形象,后面再慢慢筹划??墒且肚缛疵荒宰拥募绦痔?,根本就不知道,她已经将自己的儿子越推越远,最后更是连见她一面都不愿意。

    “我就知道是你!”叶晴指着宫凉月,像是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,歇斯底里的叫道,“你这个阴魂不散的贱种,你当初为什么没有直接死在外面?现在还想要抢走我的思言,你休想!思言是我的,你们谁都别想抢走!我告诉你们,等思言继承了宫家,你们就全部给我滚出去,滚得越远越好!”

    叶晴的眼底呈现不正常的涣散,整个人犹如疯婆子一般,甚至还想冲上去打宫凉月。被反应过来的宫思言一把拉住,他皱眉的看着母亲,大声的叫道,“妈,你醒一醒,你在乱说什么?”

    “思言,思言,我的儿子?!币肚缁辽⒌哪抗饨ソゾ奂?,看清楚面前的人,立刻委屈的哭诉,“妈妈就只有你了,你一定要替妈妈争口气,不能让那两个孽种小瞧了。不,不行,你们都不准勾引我的儿子,你们这些贱人!”

    “妈?”宫思言看着这样的母亲,有些害怕,声音颤抖的叫道,“你没事吧?”

    “没事,妈没事,妈还要等你长大呢,妈怎么会有事呢?!币肚缥兆哦拥氖?,渐渐回神,眼底也逐渐清明,温柔的笑着,仿佛刚才发疯的人不是她一般,“好了,好了,妈知道了,你想养狗就养着吧。只要你喜欢,妈妈都没有意见?!?br />
    “···”宫思言愣愣的看着面前慈祥的妇人,恍然回到了小时候,那时候母亲就是这般模样,温柔,美丽。

    宫思语不动声色的上前,扶着母亲,柔声开口,“妈,你累了,我先扶您回房休息。等晚上吃饭,我再叫您?!?br />
    拍拍宫思语的手,叶晴笑着说道,“好了,妈妈还没老呢,不用你扶。你跟你弟弟一起玩去吧,我自己回房间就行了。对了,晚上你爸回来吃饭,既然让厨房炖个鱼头,他最喜欢吃了?!?br />
    宫思语没有强求,站在原地应着,“好!”

    叶晴看看俩姐弟,分别摸摸他们的头,转身的时候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宫凉月,先是一愣,随即对着她招招手,“凉月,你站在那里做什么,是不是饿了?再过一会儿就要吃晚饭了,你可不要贪吃点心,伤了脾胃。对了,凉星呢,这孩子又跑到哪去了?”

    宫凉月站在没动,看着叶晴脸上的温和慈善,根本就不像是装出来的,慢慢的开口,“他去公司上班了?!?br />
    “奥,对!”叶晴拍拍自己的脑袋,失笑的说道,“瞧我这个记性,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。好了,我回房休息去了,你们姐弟可不许吵架?!?br />
    “妈!”宫思言忍不住上前一步,叫住准备回房的叶晴,欲言又止。这样的母亲,真的好久没见了!

    “怎么了?”叶晴看着儿子不说话,疑惑的问道。

    “没,没事?!惫佳远倭硕?,轻声回答。

    “你啊,真是长这么大了还娇气?!币肚绯璋目戳硕右谎?,叮嘱的开口,“以后要听两个姐姐的话,不准调皮知道吗?”

    “知道了?!惫佳怨怨缘牡阃?。

    这个叶晴真的回房了,客厅一时安静无比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

    宫凉月慢慢的走过来,站在宫思言的身边,突然开口,“我好像明白了?!泵靼琢?,为什么你一直都不愿意放弃,即便心中已经遍体鳞伤。而宫凉星又是为何,从来只是雷声大雨点小。

    微微一笑,宫思语轻声说道,“我母亲以前也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,只是···”太多的不得已,生生将她逼成了如今的模样。

    “汪,汪!”突然两声狗叫,唤回了三人的思绪,低头看向方才混乱中,被宫思言顺手放在沙发上的小博美,只见它摇着委屈,无辜的看着众人,它饿了。

    “你有没有想好叫什么名字???”宫凉月看着这个小东西,笑眯眯的问道,“不然,我帮你起一个好了。就叫···”

    “不用,我自己起!”想到她起名字的能力,宫思言赶忙阻拦,“而且,我刚才已经想好了?!?br />
    “奥!”宫凉月遗憾的撇撇嘴,摸摸自家小可爱的头顶,转身往后花园里走,“小可爱,我们去散步了?;褂心愕奈岩丫萌怂凸戳?,我一会儿带你去看看?!?br />
    看着她走了,宫思言才忍不住松了一口气,转头看向小博美,小声的叮嘱,“美美,你以后离那个女人远一点知道吗?还有一个人,不,两个人,你也得离他们远点。我跟你说···”

    宫思语无奈的看了弟弟一眼,到底不放心回房的母亲,悄悄的去她的房间看了一眼。见她安稳的睡着了,才放下心来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  晚上,宫文梵和宫凉星一起回来的,一进屋就听到满屋的狗叫声。宫文梵看到客厅里乱转的两只小狗,原本憋着的一肚子火气,不禁散了几分。

    “你母亲呢?”宫文梵看向宫思语,沉声问道。

    “在房间休息呢?!惫加镏栏盖孜位崃成缓?,轻声的劝道,“爸,学校的事情我已经处理了,您不要担心。妈妈做事是冲动了一些,但她也是担心思言,您不要怪她?!?br />
    宫文梵和宫思语说话时,其他人都围着两只小狗打转,两人声音又比较小,所以大家都没有注意。

    “两只都是你买的?”宫凉星坐在沙发上,看着小博美这乐此不疲的追着自己的尾巴,而另外一只小藏獒则是趴在宫凉月的脚边,乖巧的不得了。

    在宫凉星靠近宫凉月的时候,还抬起头来等他一眼,龇牙以作警告。嘿,这才买回来就知道护主了!宫凉星顿时玩心大起,故意又靠近了几分,还朝它抛个得意的眼神,顺口问道,“起名字没?”

    宫凉月伸手拍拍藏獒的头,点头回答,“起来,小可爱!”在主人的安抚下,藏獒才收起奶凶的模样,再次趴下。

    掏掏耳朵,宫凉星怀疑自己听错了,“你刚才说叫什么?”

    “小可爱!”宫凉月再次重复一遍。

    “···”一直藏獒,你叫它小可爱,你有想过它长大之后会怎么想吗?宫凉星忍住嘴角的笑意,看向那只蠢博美,“那个呢?叫小宝贝?”

    “那是思言的?!惫乖掳琢怂谎?,不想跟他说话了。

    宫思言收到大哥的目光,立刻挺挺胸膛,骄傲的开口,“美美,它叫美美!”好听吧!

    沉默一秒,宫凉星问道,“母的?”

    宫思言点头,随即疑惑的问道,“恩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  得了,这两人半斤八两,谁也别说谁。

   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,宫家众人可以和谐的坐在客厅内,虽然偶尔还是会发生争吵,但也能和平的聊天了。甚至,宫思言和宫凉星的关系也缓和很多。

    “这两个小畜生怎么还在这里?”突然,楼梯口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,只见叶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,冷冷的看着那两只小狗,好像下一秒她就会扑过去掐死它们。

    “你醒了?!惫蔫罂吹揭肚绾?,刚刚缓和的脸色也沉了下来,淡淡的开口,“正好,我有事想要问你。谁让你到思言学校去闹事的?”

    “我可不是去闹事?!币肚缢亢敛痪醯米约河写?,直接说道,“我是去收拾敢引诱我儿子早恋的小贱人!小小年纪不学好,还敢跟我顶嘴,真是一点家教都没有。我是替她的父母教育她,告诉她不是谁都是她攀的上的,让她不要痴心妄想?!?br />
    宫思言转头看向母亲,看见她脸上的倨傲和鄙夷,眼底闪过一丝失望。沉默的坐着,没有出声。

    “”
 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
  • 英媒:马斯克将为芝加哥建机场快线 12分钟抵市中心 2019-04-17
  • 河北省对中央环保督察“回头看”问题整改进行部署 强化标本兼治 防止整改问题反弹 2019-04-13
  • 杭州“拥江发展”20个备选LOGO 你最心仪哪一个?——浙江在线 2019-04-13
  • 苦口婆心,仁至义尽。丢掉幻想,准备斗争。 2019-04-10
  • 参与申请非遗学者:“二十四节气”在现代社会有何用? 2019-04-09
  • 【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】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-04-09
  • 不知者不罪 鹦鹉案的知与罪 2019-04-02
  • 我国社会主义社会是无阶级的阶层社会,不存在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,但存在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。 2019-04-02
  • 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 2019-03-24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03-24
  • 冯提莫被挪用公款会计打赏 律师无法强制退钱 2019-03-16
  • 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盛典 老中青三代主创齐聚一堂 2019-03-16
  • 全世界人民都要顺应人类社会发展规律,不断扩大社会财富公有制的范围,不断缩小社会财富私有制的范围,以便最终消灭社会财富私有制,建立共产主义社会财富公有制。 2019-03-10
  • 回复@看着就想笑:真有点赞机,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-03-10
  • 地面铺瓷砖还是铺地板好? 吃三次亏才知道错得多离谱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3-03
  • 北单什么时候开奖 中国福彩网3d走势图 广东彩票软件 本港台现场报码开奖台 南京福彩网站 为什么重庆时时彩改成欢乐生肖了 NBA竞彩篮球胜分差技巧 湖南幸运赛车乐彩 足球小将 福彩老时时彩第 秒速时时彩开奖 图表走势 酷彩娱乐平台 排列三开奖 搜狐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云南时时彩奖金分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