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英媒:马斯克将为芝加哥建机场快线 12分钟抵市中心 2019-04-17
  • 河北省对中央环保督察“回头看”问题整改进行部署 强化标本兼治 防止整改问题反弹 2019-04-13
  • 杭州“拥江发展”20个备选LOGO 你最心仪哪一个?——浙江在线 2019-04-13
  • 苦口婆心,仁至义尽。丢掉幻想,准备斗争。 2019-04-10
  • 参与申请非遗学者:“二十四节气”在现代社会有何用? 2019-04-09
  • 【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】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-04-09
  • 不知者不罪 鹦鹉案的知与罪 2019-04-02
  • 我国社会主义社会是无阶级的阶层社会,不存在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,但存在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。 2019-04-02
  • 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 2019-03-24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03-24
  • 冯提莫被挪用公款会计打赏 律师无法强制退钱 2019-03-16
  • 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盛典 老中青三代主创齐聚一堂 2019-03-16
  • 全世界人民都要顺应人类社会发展规律,不断扩大社会财富公有制的范围,不断缩小社会财富私有制的范围,以便最终消灭社会财富私有制,建立共产主义社会财富公有制。 2019-03-10
  • 回复@看着就想笑:真有点赞机,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-03-10
  • 地面铺瓷砖还是铺地板好? 吃三次亏才知道错得多离谱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3-03
  • 1419 叶致远的女伴/头狼

 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    好不容易打发走那个死乞白赖的黑人混子,我和江静雅马上驱车闪人。

    那头黑不溜秋的熊玩意儿印证了一句话,垃圾是不分人种的。

    连小孩子的课本费都忍心下手,我想象不出来丫还有龌龊事情做不出来。

    难怪余佳杰一直都在跟我们说,黑人是羊城的“新四害”,这帮家伙不光皮粗耐操,而且适应能力极强,还总会仗着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,欺骗这边的年轻女孩。

    往回走的路上,江静雅歪着脖颈看向车窗外轻喃:“老公啊,我有一个想法,你说羊城这么多黑人,官方为什么不管?”

    我边开车边解释:“外交政策决定的吧,主要也是管不过来,据说很多来做贸易的常驻代表,也有不少是跟内陆来的打工仔差不多,跑过来讨生活,好像还有不少人都拿到户口本了?!?br />
    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既然黑人那么多,你为什么不考虑弄几个靠谱的,放在明面上,虽然很不想承认,可很多时候外国人做生意确实比咱们更占便宜?!苯惭徘嵘溃骸盎褂芯褪茄虺钦獗叩暮谌硕?,本地人可能见怪不怪了,但别的地方黑人很少,比如山城、崇市,你可以考虑考虑,怎么样把公司包装成跨国企业,那样在某些领域或许更占便宜?!?br />
    “咦?”我微微一顿,随即点点脑袋道:“你这个思路有点意思,如果换个老黑站在明面上,那咱们完全可以打着支援海外援建旗号,哪道关卡如果刻意刁难,随时可以给丫扣上个破坏中非外交?!?br />
    江静雅像个小孩似的朝我吐了吐舌头:“是吧,我聪明吧..”

    “那必须得,我媳妇天上地下、仅此一枚?!蔽页枘绲拿嗣亩钔返溃骸罢馐露茏聊プ聊?,晚上我给小胖砸、波姐开个视频会,具体研究一下?!?br />
    回到公寓,我和江静雅有说有笑的挽着胳膊往楼里走,刚一下车,就看到孟胜乐气喘吁吁的跑下来,瞪着眼珠子低喝:“操,你俩跑哪去了?”

    面对他一脸焦躁的模样,我迷惑的搭腔:“逛街啊,走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?!?br />
    孟胜乐舒了口气道:“那你俩关机干鸡毛?还同时关机,真服你们了,明知道咱得罪了天娱集团,还不让人省心..”

    “没关机呐?!?br />
    “关机?我们没有关机啊?!?br />
    我和江静雅异口同声的回答,说话的功夫,我伸手掏口袋,江静雅则马上打开自己的挎包,翻找几秒钟后,朝着我着急的说:“老公,我手机丢了,你看,包包也被人划开一条大口子?!?br />
    我眯眼瞟了眼,她的挎包侧边被人用刀片剌了一条食指长短的大口。

    “我特么手机也没了?!蔽肄幼抛约旱目愣?,恼火的咒骂:“绝逼是刚刚那个黑鬼,我操特哥得?!?br />
    整个逛街的过程,除了那个黑鬼以外,我和江静雅几乎都没和人有任何身体接触,而且我可以很肯定,走出饭馆的时候,我还掏手机看了眼时间。

    “哎呀,乐子快把你电话给我,我手机上绑定着好几张银行卡呢?!苯惭帕Π芽姘?,握着孟胜乐的手机开始打电话解绑银行卡。

    我摸索几秒钟后,从兜里翻出一张刚刚那个黑鬼硬塞给我的名片。

    我咬牙臭骂:“麻勒搁哔得,乐子你让余佳杰带俩小兄弟跟我一块找找这个篮子去?!?br />
    手机不值钱,关键是上头存的一些号码不好整,最近叶致远组了几次局,介绍我认识了不少羊城这边说大不大、说小不小的部门负责人,很多人我都是带陪带喝才求下来的手机号码。

    孟胜乐接过名片道:“行,你别管了,我待会也过去看看,你赶紧上国宾楼吧,叶致远约了几个挺有实力的老板,给你打电话关机,打到我这儿了,人家估计已经开席,你麻溜点吧?!?br />
    “那家伙是个黑人,长得大概一米七八左右,国语说的特别溜,狗渣应该就在北京路一带混,对那头的地形特别熟悉?!蔽蚁肓讼牒蠖V?“算了,还是让阿生过去吧,那个黑煤球跟他算半个同行,他治这种篮籽儿,比咱们更专业?!?br />
    “行了,知道啦,你快去吧?!泵鲜だ至谑?。

    跟江静雅道了声别后,我迅速开车朝“国宾楼”赶去。

    最近一段时间,叶致远组局都是在这家五星级饭店进行的,他嘴上说饭店是朋友的,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,肯定是叶家的产业。

    到地方以后,大堂经理熟络的带着我包房里走,边走边热情的打招呼:“王总,今天叶少的情绪好像特别好?!?br />
    “哦?因为啥事???”我好奇的问。

    经理笑盈盈的摇头:“那就不太清楚了,反正今天一过来他就给了我们服务员和门迎不少小费?!?br />
    “看架势你也没少得吧,老杜?!蔽遗牧伺乃蟊炒蛉?。

    经理姓杜,实际年龄并不大,不过面相很显大,而且办事也老练,所以平常我都喊他老杜,我俩私聊不错,他时不时会给我透漏点自己掌握的信息。

    快要走到包房门口的时候,老杜像是猛然想起来什么一般,压低声音道:“对了王总,今天叶少带来一个女伴,两人关系看似很亲密,待会你可捧着点?!?br />
    “女伴?”我皱了皱眉头,随即点头道:“知道今天叶少都招待的什么朋友吗?”

    老杜想了想后说:“天河区工商所的一把,羊城地税的办公室主任,还有旅发委的领导,反正除了叶少的那个女伴以外,其他人都是熟悉面孔?!?br />
    干他们这行的,都有个令人嫉妒的记忆力和特别高深的眼力劲,甭管什么人,基本上打过两次照面就能记住。

    “成,谢啦哥们?!蔽掖佣道锾统黾刚糯笃比道?,感激的点点脑袋后,直接叩响包房的木门,走了进去。

    进屋以后,我先扫视一眼房内,随即歉意十足的抱拳拱手:“哎呀,王所、赵主任、贾处长,实在不好意思哈,路上遇上点事儿,给耽误了,多见谅哈?!?br />
    屋里的几个人,我都不是第一次碰面,相对很熟悉,寒暄完以后,我不动声色的瞟了眼叶致远,又看了看坐在他旁边的一个年轻的姑娘。

    那女孩大概二十五六岁,也可能比我猜测的岁数要大一些,烫着一袭酒红色的大波浪,堪堪好散落在肩头,脸上挂着淡妆,娥眉大眼,皮肤白皙,模样算不上有多惊艳,但很有韵味。

    她和叶致远挨的很近,如果没有中间的椅子扶手格挡,我感觉他俩能直接黏在一块,而且看她的长相,我可以很确定绝对不是叶致远平常那些女伴之一。

    不过对于叶致远这类年少多金、家世又好的公子哥来说,身边时不时换妞,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    瞄了眼二人,我乐呵呵的举起酒杯道:“恭喜啊远仔,这是给我们找到弟妹的节奏呗,不好意思哈弟妹,来晚了,我先干为敬,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王朗,是远仔的塑料兄弟...”

    “噗?!迸⑺布浔欢豪?,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。

    “朗哥,她可不是我对象,这是我死党,我在厦门念书时候最后的铁哥们?!币吨略豆恍Φ?“我跟你介绍哈,她叫初墨,是咱们羊城一把手家的千金,墨墨这位是王朗,就是我前两天在电话里跟你提到的那位朋友?!?br />
    羊城一把手家的千金?我愣了几秒钟后,马上缩了缩脖领,轻拍自己嘴巴讪笑:“实在不好意思哈,初小姐,眼拙眼拙了?!?br />
    “初小姐?咯咯咯...”那女孩似乎很爱笑,再次被逗得前俯后仰。

    叶致远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嘟囔:“朗哥,你难道不知道咱们羊城一把姓什么吗?”

    “知道啊,不是姓熊嘛,上次你还带跟他秘书一块吃了顿便饭呢,你忘了呀?”我抿了口酒,随口应声,说完一口直接“嗤”的一下将酒喷了出来:“熊...熊初墨啊...”
 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
  • 英媒:马斯克将为芝加哥建机场快线 12分钟抵市中心 2019-04-17
  • 河北省对中央环保督察“回头看”问题整改进行部署 强化标本兼治 防止整改问题反弹 2019-04-13
  • 杭州“拥江发展”20个备选LOGO 你最心仪哪一个?——浙江在线 2019-04-13
  • 苦口婆心,仁至义尽。丢掉幻想,准备斗争。 2019-04-10
  • 参与申请非遗学者:“二十四节气”在现代社会有何用? 2019-04-09
  • 【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】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-04-09
  • 不知者不罪 鹦鹉案的知与罪 2019-04-02
  • 我国社会主义社会是无阶级的阶层社会,不存在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,但存在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。 2019-04-02
  • 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 2019-03-24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03-24
  • 冯提莫被挪用公款会计打赏 律师无法强制退钱 2019-03-16
  • 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盛典 老中青三代主创齐聚一堂 2019-03-16
  • 全世界人民都要顺应人类社会发展规律,不断扩大社会财富公有制的范围,不断缩小社会财富私有制的范围,以便最终消灭社会财富私有制,建立共产主义社会财富公有制。 2019-03-10
  • 回复@看着就想笑:真有点赞机,还不点个百八十个赞 2019-03-10
  • 地面铺瓷砖还是铺地板好? 吃三次亏才知道错得多离谱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3-03
  • 中彩网开奖结果今天 体彩p5中奖新闻 北京赛车富贵开奖 新疆时时彩app 777福彩3d走势图 网易彩票app手机客户端如何下载 pk10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冷热 彩票开奖七星彩预测号码 泳坛夺金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36选7开奖结果 360看老时时彩走势图 幸运赛车玩法爱彩人 广东彩票中奖怎么领 加拿大幸运28预测 18156期足彩进球彩推荐